4008com,云顶集团

您当前的位置是: 首页» 大学时代»

相关新闻

【专栏·拿《红楼梦》说事儿】“穷且益坚”邢岫烟

作者:4008com:赵国强 文章来源:校报 更新时间:2020-10-16

  富在深山有远亲,更何况像贾家这样住在京城的世家大族。所以,贾家的亲戚总是来往不断,既有薛家这样“珍珠如土金如铁”的皇商亲戚,也有刘姥姥这样几乎“八竿子打不着”的穷困亲戚,当然也有贾家的老少媳妇娘家的各种亲戚。邢岫烟就是贾母大儿媳邢夫人的侄女,在这一年的寒冬,她随父母“进京来投邢夫人”,走进了荣国府。

  与邢岫烟一家一同来荣国府的,还有薛宝钗的堂妹薛宝琴、堂弟薛蝌,贾母孙媳李纨的寡婶及李绮、李纹两个女儿。下车伊始,她们就明显感受到了世态炎凉:

  贾母非常喜欢薛宝琴,不但让王夫人认了干女儿,而且让宝琴陪自己“一处安寝”;贾母“因素喜李纨贤惠,……今见他寡婶来了,便不肯令他外头去住。”“执意”让李纨的婶子“带着李纹、李绮在稻香村住下来”。对大儿媳邢夫人的亲戚邢岫烟的安排则明显疏远很多。贾母对邢夫人说:“你侄女儿也不必家去了,园里住几天,逛逛再去。”意思是说,让邢岫烟先在大观园住几天,逛一逛,然后再出去住。在同来的“四根水葱儿”一样的姑娘中,唯独让邢岫烟出去寄住。对邢岫烟来说,不能不说是一种歧视。

  虽然这种歧视的主要原因来自贾母对邢夫人的讨厌,但邢岫烟“家业贫寒”“别人之父母皆年高有德之人,独他父母偏是酒糟透之人”,来京就为了“邢夫人与他们治房舍,帮盘缠”,使得“一颗富贵心,两只体面眼”的贾府各色人等一开始就另眼看待。不仅贾母,连邢夫人的儿媳妇王熙凤,对邢岫烟也采取了一种“敬而远之”的安排:

  “邢夫人便将岫烟交与凤姐儿。凤姐儿筹算……送到迎春一处去,倘日后邢岫烟有些不遂意的事,纵然邢夫人知道了,与自己无干。”只是后来“凤姐儿冷眼敁敠岫烟心性为人,竟不象邢夫人及他的父母一样,却是温厚可疼的人。”

  甚至连一向处事公平、思虑周全的平儿,自己的手镯被窃,也“只疑惑邢姑娘的丫头,本来又穷,只怕小孩子家没见过,拿了起来也是有的。”

  最突出的对比是,在大观园赏雪、啖肉、联诗时,“众姊妹都在那边,都是一色大红猩猩毡与羽毛缎斗篷、鹤氅”,温暖华贵,花团锦簇,绚丽多姿,只邢岫烟“仍是家常旧衣,并无避雪之衣”,在寒冷的雪天里,显得“拱肩缩背”。

  不仅如此,邢岫烟还在偏心、吝啬的姑姑邢夫人逼迫下,省下自己的生活费资助父母,不得已“悄悄的把绵衣服叫人当了几吊钱盘缠”,在寒冷的天气里只穿着夹衣。

  但邢岫烟并未因此而自惭形秽,感到“低人一等”,而是用自己的品性和言行改变了贾家人对她的看法。在王熙凤的眼中,她“是温厚可疼的人”;在薛姨妈的眼中,她“端雅稳重”;在薛宝钗的眼中,她“不是那种佯羞诈愧一味轻薄造作之辈”“为人雅重”“是个知书达礼的”;在贾宝玉的眼中,她更是“举止言谈,超然如野鹤闲云”。在作“红梅诗”时,邢岫烟以红梅自喻,豪迈吟出“桃未芳菲杏未红,冲寒先已笑东风”“看来岂是寻常色,浓淡由他冰雪中”的诗句,暗喻自己像红梅那样虽处冰雪之中却品行高洁,境界高远,就像大观园缤纷少女之中“穷且益坚”的一枝娇艳红梅!

  “穷且益坚”一词,出自唐代诗人王勃的《滕王阁饯别序》,是对《后汉书·马援传》中“丈夫为志,穷当益坚”的化用,从而有了“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”的名句,告诫人们,越是处境窘迫,越要保持坚定的意志。王勃一连列举“冯唐易老,李广难封”“屈贾谊于长沙”“窜梁鸿于海曲”四个例子,发出“嗟乎!时运不齐,命途多舛”的感叹,同时抒发了自己一介书生,地位卑微,虽有班超投笔从戎的豪情,“乘风破浪”之壮志,却无报国之门的郁闷和不平。王勃没有在郁闷和不平中沉沦,他坚定地表示,自己即使喝了贪泉水,心境依然清爽廉洁;即使身处干涸的车辙中,胸怀依然开朗愉快。他相信,北海虽远,乘风仍可到达;晨光虽逝,珍惜黄昏也为时不晚,决不会做出面临穷途只知哭泣的行为,发出了“老当益壮,宁移白首之心?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”的铿锵之声,表达了自己不甘沉沦,积极进取的决心。

  虽然,现实中有也不少人经受不住困境磨练而半途而废,他们感叹人生短暂、“冯唐易老”而陷入“佛系”,感慨遭受挫折、“李广难封”而自暴自弃,最终不能以失败铸就成功,以卑微炼就伟岸。但古往今来,更多的有志之士却像王勃所描述的那样,他们不因艰难险阻而气馁,不因境遇穷困而“几声凄历,几声抽泣”,孤独行走在人生的寒夜,心中却有着信仰的温暖,仰望遥远的寒星,眼前却闪耀着理想的明灯。

  而邢岫烟作为大观园众姐妹中并不光鲜的形象,却用她“穷且益坚”的精神,为自己铺就了一条理想的人生之路。她虽家道贫寒,却“端雅稳重”“是个钗荆裙布的女儿”,最终与相貌英俊、才学出众、品性良好的薛蝌成就了一桩奇缘,成为大观园众姐妹中少有的命运结局美好的人物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